標籤彙整: 量子場,靜心觀照

擔心與結果

你問:現在我知道我的存在對整體有影響力。那麽,我是不是可以把我的影響力應用在阻止某個發生;例如,不要讓某個人當選?現在的情勢真的很可怕。

 

我說:你的確可以影響。但從整體來看,每個選舉的結果背後有它更大的意義存在。無論現在我們認為有幸或不幸,整體能量會那麼發生是因為整體意識的作用。也許,目前強烈的局勢與未來的結果是因為台灣整體意識急著要覺醒。

 

以前,我媽媽經常會擔心我走這條路最後要餓死,也擔心我以後一個人老了孤獨無依。我總是請她不要擔心我。如果真想為我做什麼,那麼就祝福我。因為,擔心把我帶到那個她所擔心的方向。事實上,媽媽的擔心的確是一個可能性;但那個不是我意識在專注的可能性。然而,媽媽或家人的擔心賦予那個可能性力量,給了它引力。因為關心而投射出的“擔心”會讓我在這條路走得更辛苦。所以,真為我好,就只要信任我與祝福我。如此,我可以專注我意識的方向,信任的進入未知。

 

現在同樣的我要提醒你:在量子層級一切都可能發生。當整體大部份的意識投注在某個特定的可能性時,那個可能性就會被定住,然後成形。現在你的“擔憂”正為那個可能性注入了能量。如果那個可能性最後成真;儘管它不是你要的結果,但你的“擔憂”對那結果絕對有相當貢獻。

 

就像一開始讓人感到異常離譜的現象,吸引關注力與激烈討論。支持與反對的聲浪都給了那個現象強大的力量。發展到最後,原本反對的人內心也開始動搖了;原本中立的人內在也起了漣漪。困惑的能量在整體中逐漸瀰漫擴大,而這就是形成場的效應。

 

你問:沒辦法扭轉嗎?

我說:在量子層級,過去與未來是平行移動的。結果已在成形(過去),但你的態度(現在)可以改變“已在成形”的結果(未來)。

 

你問:我該怎麼做?

我說:如這幾天課程試圖讓你們了解,以及帶你們在經驗的:你對整體的影響不是關於你“做”了什麼,而是你“是”什麼。你對整體最大的影響力就是整理好自己。當你內在有秩序,你外在環境自然回復秩序。當你能量系統運轉完全歸於中心,整體能量系統自然歸於中心。當你回歸中心時,你與整體能量是校準的,你意識專注的方向就有力量可成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