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透視意識

身體與意識(二)

人想要了解世界、征服世界,卻忘了要了解自己的頭腦與身體;讓身體帶著四處旅行經驗生命,卻忽視了這跟自己生活一輩子的身體是怎麼回事。人視身體的存在為理所當然,甚至沒想過去了解自己體內各器官的位置與功能。

身體好比一個自動化運轉的工廠,默默的工作。除非生病了或強烈的身體感受,要不然是不會感覺到身體的存在的。注意力習慣往外的意識(頭腦),隨著年齡增長更與自己身體失去連結。最後,似乎只有頭痛時,才會注意到頭;腰酸時,才記得腰的存在。

疼痛讓人無法運作自如,抗拒疼痛,疼痛就越劇烈。其實身體本身不會感疼痛;感覺疼痛的是頭腦(意識)。讓頭腦不感覺疼痛的方式可以是酒精,嗎啡或止痛藥;止痛了,就感覺(意識)不到身體。事實上,人類是地球生物中對疼痛最敏感,也是患有最多種類疾病的動物。當我們使用藥物治療所謂疾病時,是否想過:疾病與心靈有關嗎?

地球生物中,擁有最複雜與精密協調的神經系統與器官組織的是人類。人類的意識可高度擴展,發展更寬廣的覺察力與創造力。如果仔細觀察生物界,我們不難理解身體結構越是精密複雜的動物,其靈性目的就越高,對整體的影響力更明顯。就那些與人類一起生活的寵物,靈性的成長速度也比野生無人照顧的同類快很多。

人體結構有它形而上的目的,人存在有他靈性的目的。想想,人存在如果就只為了吃喝拉睡;那人體結構大可以像毛毛蟲或蝦子般簡單,一條腸子從口腔直通到肛門就可以。無需如此複雜精密的身心系統,也無需去經歷那麼多的身體症狀與疾病了。

身體與意識(一)

一般人對“意識”的了解大概是:有意識(頭腦清醒、自主能力)與失去意識(昏迷、沈睡、植物人)。人誤以為“有意識”等同“頭腦清醒”。然而,因頭腦本身的對立性,頭腦只能從兩極中選擇其一。所以頭腦的“意識”是片面的是不完整的。

認同二元對立的頭腦其實只能說是半夢半醒的狀態,不是清醒。這個只能認同自己本質中的一部分,就是所謂的“我“或“自我”(ego源自希臘文的“我”)。每個“我”都有他不認同或看不到的部份,也就是我的“陰影”。我們與外在會發生衝突,是因為外在鏡射出了“我”尚未整合的陰影。去認出、結合與超越“我”中的二元性是人類生命真正的意義。

而生活中任何層面的挑戰(身體健康、人際關係、個人或整體的生存與發展等)目的都在促使我們擴展意識,要我們去覺察另一面的我們(影子或黑暗),並將它們整合到“我”的認同裡。這整合過程稱為“療癒”;過程結束就是所謂的 “合一” 、“完整”或“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