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透視意識

情緒與健康(二)

二月“透視意識”課程中,每個學員設定探索的器官不同,但巧合的是最終的呈現都與消化系統有關。隨著能量的開展,一個個器官都開始打嗝,甚至有人嗝到吐了。

受意識控制與壓抑的身體器官其實想要流動的,打嗝或情緒都是為了釋放壓抑多年的生命能量。課程目的就是要讓頭腦(我)去意識到自己(意識)在身體的呈現、身體各器官彼此間的相互影響以及,身體如何為平衡二元對立在努力。

為了健康,頭腦需了解:情緒不分好壞,不同的情緒是生命能量不同的展現。大笑或發火讓人感覺活生生的;哭洗滌覆蓋靈魂的灰塵。我們可以在情緒沒被外因啟動時就有意識的用健康的方式啟動它們(例如:對著枕頭或空氣大哭或大叫),學習掌握情緒,成為情緒的主人。否則受壓抑的情緒會自己找出口:往內傷害自己身體,往外傷害別人。

脈輪本身沒問題,脈輪能量中心失衡是因為舊意識中偏差的程式。身體本身也沒問題,身體有症狀為了鏡射出意識中對生命能量的控制與批判。任何我們在物質世界中所遇到的生命挑戰,都是我們整合內在與擴展意識的藉口。

想想:如果意識中沒有所謂對的,意識到的世界就沒有什麼是錯的。對與錯是主觀與相對性的角度在看世界;也是所有衝突與戰爭的起因。人越能超越二元對立,就越接近超然。超然不是漠不關心,但從一個更寬廣的視野看世界中一切的發生。

情緒與健康(一)

曾有位香港朋友說:你們台灣人很情緒化。

回台灣這些年的觀察,覺得那位朋友的評論是有道理的。不提實際生活中的發生如何,從政治新聞與本土劇可看到:人們經常用情緒表達(溝通)?

曾在不同的國家參加靈性成長團體,接觸過許多不同文化的人,發現台灣人特別會打嗝。打嗝並非純粹台灣飲食文化的結果;但與台灣社會傾向壓抑情緒有關。

人最初始的情緒源自母親;胚胎時期就可以感知母親的情緒,也會同化母親的情緒。台灣早期社會婦女的角色辛苦,內心有許多壓抑。成人社會對情緒有偏見,自然會控制孩子的感受與情緒;與孩子之間當然也沒有所謂的溝通。成年後,每當舊意識(舊程式)被觸動時,情緒自動反應為溝通的方式。這情形在親密關係(母親)與權力遊戲(父親)中尤其突顯。

第二脈輪的特質是感受,發展在與母親最親近的時期。第二脈輪感受到的情緒從第三脈輪表達可強健第三脈輪。第三脈輪(太陽神經叢)與父權有關,其本質是健康與力量,它是身體的能源中心:情緒的表達讓這個中心像太陽般的發光發熱。無法上升到第三脈輪,以及無法從第三脈輪表達的情緒直接影響消化系統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