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Activate

遠程療癒

因一般頭腦難以跳脫3D的限制,遠程療癒一直被視為效果不明的另類療法。在這量子物理廣泛被應用於生活的今天,大部份人仍然認為“超越時空”旅行是科幻,“靈通力”是靈媒與巫師才有的特殊能力。

1973-1974年間,美國中情局因訓練遠距觀察員發現:原來人類有種潛能,可以跨越任何距離,看見任何地方。遠距觀察在美俄冷戰期間成了兩方觀察彼此軍事基地狀況的方式。冷戰結束後,遠距觀察的訓練與應用也停止。

1980年代正是愛滋病最猖獗的時期。精神病學家伊莉莎白塔爾格為治療愛眾多滋病患的憂鬱症,與幾位科學家一起投入靈療的研究與試驗。1980之前科學家就靈療研究歸納出世界使用的另類療法有一百五十多種。伊莉莎白依據前驅的研究資料,以更具規模與量化方式與治療師、病患與醫生合作進行實驗。結果她發現靈療的確有效,其中遠程療癒的效果最好。

為什麼會這樣?其實影響療癒結果主因不是技巧,而是治療師或療癒者的意識(內在狀況)。人的意識對物質與場(field)具影響力。遠程療癒效果比近距離好是因為遠療會特別啟動治療師的超意識。近距離療癒或使用特定工具(如水晶、針灸)治療師的意識不會轉換到超意識(除非他本身意識已很透徹)。

遠程療癒是科學與符合自然法則的療法。量子現象一直都存在,但要等到某個人去認出某個法則,與發展如何存取的科技才能運用它。遠程連結好比你按一下電腦按鍵,就能上網選擇要進入哪個頁面;遠程療癒就像你只要手指動一動就能立即與身在遠方的親友視訊互動。

在量子層級:這裡即是那裡。無論距離多遙遠,意識到哪,能量就集聚在哪。無論我們和另一個人距離多遙遠,熟識或陌生,我們都能夠與他有超越時空的連結與交流。

信任身體

人處理問題的態度一般是頭痛醫頭,腳痛治腳;只處理症狀,不全面性的了解症狀背後的意義。現代醫學越把身體細分為不同的專科,越讓人誤以為身體各個部位是獨立作業的。也唯有醫生自己本身,以及使用慢性處方簽的病患有深刻體會:在使用藥物處理某個問題的同時,也為身體製造了其他問題。

藥物是毒素;所以藥物可以抑制與治療症狀。任何藥物進入身體不僅只影響需被治療的部位,但是全身性的影響。每種藥物都有副作用,都可能傷害健康的器官。無論副作用多或少,明顯或隱藏作用;副作用絕對作用。

與歐洲國家相較,台灣社會似乎(也許整個亞洲社會)特別依賴藥物。從最普遍處理感冒的方式,大概可看出人們對藥物的依賴,以及與自己身體的關係如何。人害怕感冒,不讓自己或自己的孩子感冒;也許是因為這文化過於強調勤勞,不讓身體好好休息。當我們給身體很多壓力時,就無法感覺身體的感受與需要。

一般感冒的週期是七天,這期間身體需要的是休息,讓自體免疫可好好運作去對抗感冒;如果一有感冒症狀就立即看醫生或吃成藥,自體免疫系統就失去茁壯的機會。成人如何對待自己身體,也會那樣對待自己的孩子。我們對自己身體信任與否,也與在孩童時期父母面對與處理我們身體症狀的態度有關。

感冒在歐洲社會不算疾病,人們不會因感冒去看醫生;藥局也不提供治感冒的成藥。自然療法把感冒視為排毒與一段強化身體免疫的過程。感冒基本上是身體在告訴我們她需要休息了。並不一定要吃藥打針控制。信任身體自癒力量的父母會了解,孩子每經歷一次感冒過程後,他的成長就往前跨一大步:孩子看起來比之前更有力量也跟成熟。

身心免疫就像一個國家的兵,如果長期沒訓練,沒作戰經驗,當病毒(敵人)入侵時,自然無力抵抗。如果人人從小就習慣用藥物控制感冒,抵抗力自然變差,就容易感染感冒。身體隨時間更依賴藥物,人也就越無法信任身體自癒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