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透視意識

透視意識~喉輪

這次你回來要探索的課題是關於力量和生存。但感覺你能量與設定的課題模糊。因此,建議你從喉輪來探索信念。

個案一,你一開始感覺在很高頻率的振動中,喉輪和臉部先後一層層像剝洋蔥般的被剝開。接著是身體層面的能量轉化,你經驗到力量與擴展。個案結束後,你的臉變了,說話聲調也更顯得有力量。

個案二,你經驗到從喉輪啟動,位於身體的能量線與能量中心之間的運作過程。脊柱的變化,接著是經驗面臨死亡的恐懼;然後看到意識對身體的執著。過了一段時間,第三眼與心輪再次旋轉起來,你進入另一個深度;最後整個人沐浴在通透的光中。

***********

你過了兩星期又約個案。你說:上一次個案後,發燒了幾天;但不像感冒。隨著感冒症狀消失,內在煩躁感開始出現。這次回來是因為太煩躁了,前兩天連男友也受我的煩躁影響。(呵呵,煩躁能量的確具感染力…)

我問:關於信念呢? 你說:個案後隔天,感覺些句子“我很爛”和“我需要努力證明自己”像在脖子外圍的能量環圈(感覺的到它們,但不會不舒服);過兩天後好像就不見了。後來,也沒再出現。但害怕身體受傷和死掉的感覺好像還在。

與你確認煩躁感的位置後,我們一起決定繼續在喉輪工作。

個案三,你先感覺從喉嚨有層能量被拉高,喉輪出現了一個洞。你說:那個洞是用來呼吸的;同時從洞裡發出(無聲的)聲音振動著包覆在體外的能量層。隨著喉輪能量的轉化,你經驗到感官力不存在–奇怪的經驗–感覺是“混沌”狀態。幾分鐘後,呼吸進入了,你感覺慢慢成形,慢慢可感知到外在環境與聲音等等。接著是第三眼與心輪能量變化,你分辨出它們是分別的兩個場或兩個次元;最後,一切具體的又逐漸消失,(我感覺空間中聲音慢慢消失,光子的移動也停止),你進入真正的靜心:靜定(stillness)– 呼吸停止,思緒停止,身體消失;最後,你只是是純粹的觀照,純粹的意識。我陪你在這狀態一段時間後,帶你回來。你回來後的反饋:平靜、清晰、無念。

靜心是超越死亡唯一的方式。當靜心(meditation)真的發生時,我們經驗死亡,剩下真正的自己。今天的個案過程回應了你對死亡的恐懼與對身體的執著。現在你知道什麼是靜心了,也經驗死亡是什麼。今天的瞥見,你之後要進入靜心就容易了。每天靜坐可讓你擴大今天的經驗。願意的話,開始讓靜心成為你生活的品質吧!

情緒與健康(二)

二月“透視意識”課程中,每個學員設定探索的器官不同,但巧合的是最終的呈現都與消化系統有關。隨著能量的開展,一個個器官都開始打嗝,甚至有人嗝到吐了。

受意識控制與壓抑的身體器官其實想要流動的,打嗝或情緒都是為了釋放壓抑多年的生命能量。課程目的就是要讓頭腦(我)去意識到自己(意識)在身體的呈現、身體各器官彼此間的相互影響以及,身體如何為平衡二元對立在努力。

為了健康,頭腦需了解:情緒不分好壞,不同的情緒是生命能量不同的展現。大笑或發火讓人感覺活生生的;哭洗滌覆蓋靈魂的灰塵。我們可以在情緒沒被外因啟動時就有意識的用健康的方式啟動它們(例如:對著枕頭或空氣大哭或大叫),學習掌握情緒,成為情緒的主人。否則受壓抑的情緒會自己找出口:往內傷害自己身體,往外傷害別人。

脈輪本身沒問題,脈輪能量中心失衡是因為舊意識中偏差的程式。身體本身也沒問題,身體有症狀為了鏡射出意識中對生命能量的控制與批判。任何我們在物質世界中所遇到的生命挑戰,都是我們整合內在與擴展意識的藉口。

想想:如果意識中沒有所謂對的,意識到的世界就沒有什麼是錯的。對與錯是主觀與相對性的角度在看世界;也是所有衝突與戰爭的起因。人越能超越二元對立,就越接近超然。超然不是漠不關心,但從一個更寬廣的視野看世界中一切的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