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身體

人處理問題的態度一般是頭痛醫頭,腳痛治腳;只處理症狀,不全面性的了解症狀背後的意義。現代醫學越把身體細分為不同的專科,越讓人誤以為身體各個部位是獨立作業的。也唯有醫生自己本身,以及使用慢性處方簽的病患有深刻體會:在使用藥物處理某個問題的同時,也為身體製造了其他問題。

藥物是毒素;所以藥物可以抑制與治療症狀。任何藥物進入身體不僅只影響需被治療的部位,但是全身性的影響。每種藥物都有副作用,都可能傷害健康的器官。無論副作用多或少,明顯或隱藏作用;副作用絕對作用。

與歐洲國家相較,台灣社會似乎(也許整個亞洲社會)特別依賴藥物。從最普遍處理感冒的方式,大概可看出人們對藥物的依賴,以及與自己身體的關係如何。人害怕感冒,不讓自己或自己的孩子感冒;也許是因為這文化過於強調勤勞,不讓身體好好休息。當我們給身體很多壓力時,就無法感覺身體的感受與需要。

一般感冒的週期是七天,這期間身體需要的是休息,讓自體免疫可好好運作去對抗感冒;如果一有感冒症狀就立即看醫生或吃成藥,自體免疫系統就失去茁壯的機會。成人如何對待自己身體,也會那樣對待自己的孩子。我們對自己身體信任與否,也與在孩童時期父母面對與處理我們身體症狀的態度有關。

感冒在歐洲社會不算疾病,人們不會因感冒去看醫生;藥局也不提供治感冒的成藥。自然療法把感冒視為排毒與一段強化身體免疫的過程。感冒基本上是身體在告訴我們她需要休息了。並不一定要吃藥打針控制。信任身體自癒力量的父母會了解,孩子每經歷一次感冒過程後,他的成長就往前跨一大步:孩子看起來比之前更有力量也跟成熟。

身心免疫就像一個國家的兵,如果長期沒訓練,沒作戰經驗,當病毒(敵人)入侵時,自然無力抵抗。如果人人從小就習慣用藥物控制感冒,抵抗力自然變差,就容易感染感冒。身體隨時間更依賴藥物,人也就越無法信任身體自癒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