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能量世界,與能量共舞

觀照疼痛

昨晚陰瑜伽有個體位法“雙鴿式”(double pigeon);每次被要求做鴿式,我身體就會出現“no”,更何況”雙腳鴿式。(我感覺右大腿內側肌肉在尖叫)無論如何,我選擇身體可以下彎的姿式,盡可能放鬆的待著。然後,老師來了,調整了我手的位置:”you can do it.” 再把我身體往下壓。我回答:I can’t. It hurts badly. 他沒放棄,而且還很溫和的把我的中背往下壓,然後離開。

哇,真想尖叫!每天練習瑜伽已超過一年的時間,這期間我把瑜伽當每日靜心。昨天頭腦第一次提問:練瑜伽這麼辛苦,這到底對你的身體,對你的靜心有什麼幫助?

接著想起第一次內觀僻靜那生不如死的經驗,現在這個真不算什麼。我不是這個身體。當頭腦停止了抗拒,腰開始放鬆,背也逐漸往下掉,prana又流動了起來。我開始可以觀照疼痛。跟隨著疼痛我的覺知進入身體更深一層;最後,感覺大腿內側到膝蓋到腳板幾條肌肉間有什麼在溶解,整個人開始化開來了。

下課後感覺身體很輕,便決定走路回家。回到家過11點,這時的身體狀態除了休息,已沒什麼要做了(滿足)。很慶幸自己過了那一關,更感恩老師的提醒:you can do it.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