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能量世界,與能量共舞

自動療癒

兩年多來,我每天在經驗一種過程,我給它名稱:自動療癒。狀況是,每天晚上躺在床上,準備入睡時,筋骨肌肉自己調整,感覺就像溫和的整骨。脊柱會不時的自己打轉起來,兩腿自己打轉或上下拍打。強烈時,整個身體會像龍翻身般的跳起來。

 

我記得整個發生的一開始是:躺下沒多久,頭會自己晃了幾下,感覺像被賞了幾個耳光,然後就不省人事了。在睡眠中隱約可以感覺身體有發生:痠疼,甚至可感知小腿肌肉層是金紅色的能量。不過,睡醒後身體總感覺特別舒暢,痠疼也不見了。但當天晚上痠疼還是會出現的。儘管如此,我很享受那樣的發生,因為實在太好眠了;躺下就可以昏迷一晚,進入很深的休息,真好。

 

這狀況持續大概兩三個月後,我開始懷疑這過程到底是自己身體內部的發生,還是有宇宙療癒力量的參與。於是,我決定試試保持清醒,觀察整個發生的經過。說實在的,要在這樣的能量運作下保持清醒,似乎不太容易;我試了幾天才辦到。

 

能量似乎了解我的想法。接著幾天的發生讓我確定了這過程有宇宙療癒能量的參與,並非完全我身體自動的發生。我可以意識到能量進入我的以太體,在以太體細微的流動與溫度;也可以從疼痛的軌跡中意識到身體內部能量的運作。但當我決定保持清醒觀照後,這療癒過程進入了另一個階段:它持續的時間相當久,只要我是清醒的,它就持續運作。甚至有時候快睡著了,會讓自己身體的振動振醒。每次持續至少一個小時,有時甚至三個小時。

 

我右小腿外側到腳板內側似乎有傷,加上我每天有瑜珈課。每天晚上能量都在我右腿工作很久,直到我覺得累了,翻身趴著睡,能量運作才停下來。我真不記得我過去曾趴著睡覺,現在卻經常趴睡。不過,這也讓我了解到,療癒能量會尊重我們的意志,我趴著睡表示我拒絕了能量,能量自動停止運作。

 

有段期間,頸椎轉的特別厲害,感覺是從頂輪轉起來的。一開始我真有點擔心脖子會被扭斷,但很快的也就習慣並享受這樣自動療癒過程。這能量帶我進入身體的深層,也治療了身體受傷的部位。

 

時間久了,我很少再感受到療癒能量從以太體進入身體,但身體持續在我靜躺或靜坐時自動調整,特別發生在脊柱與兩腿。我們的脊柱裡應該儲存很多記憶或情緒,雖然不知道被釋放掉什麼,但知道就是少了什麼。

 

我了解到我身體在一個自動療癒的過程:我沒起心念,沒做什麼,但身體有需要時,會主動連結宇宙療癒能量來活化自身的療癒力量。這發生與了解讓我感到分外興奮。心想,如果這世上每個人的身體都有這樣的能力,那麼人類對待自己身體的方式會完全不一樣,對於健康與療癒也將有全新的觀點。更重要的是,人會更有力量去面對疾病與疼痛。

 

好一段時間一直在琢磨這事情怎麼發生的?是因為再連結療癒,是記憶存取?還是瑜珈?還是三者都有?這可以傳遞給他人嗎?該怎麼呈現?是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透過學習與練習獲得?我心裡有好多的疑惑。我到底是與人分享這個經驗,還是只留給自己。

 

接著,我開始嘗試主動啟動這療癒過程。我在自己身上實驗在不同的能量中心,試用不同的能量技巧連結宇宙療癒場,然後讓能量自己運作。結果,行得通。後來,我試驗以個案的方式傳遞這方法,結果效果也不錯,但我認為如果用團體方式呈現,能夠營造出更大的能量場。這對於學習會更有幫助。

 

我不確定自己在什麼時間點會推出這個課程。但我給這未來的課程名稱:“從自我療癒到自動療癒”。自我療癒表示在初期會先學習能量語言,連結自己的身體與宇宙療癒能量,讓這過程活化每個人內在自我療癒的力量,也就是活化細胞DNA的量子結構層的療癒力量。經過持續的練習,當時機成熟時,自動療癒將自己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