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提諾論壇專訪sada

 

妳當初怎們接觸身心靈,可以介紹歷程?

我是個沒宗教信仰的人。1998年夏天,在網路上亂逛,逛到了奧修社區的網頁。在閱讀那是什麼之前,我先按了頁面上的喇叭圖形,然後聽到:here and now。頓時,眼淚洩洪般的從我的心湧出。哭了好久才回神去看那是關於什麼。看了似懂非懂。確定的是我得去那裡。兩三天後我就前往印度普那了。

當時的我不懂靜心,也不知道奧修已經離開身體。抵達前,我以為我會見到奧修。儘管他已離開身體,每晚的白袍兄弟會他聲音一出現,我身體自己就開始旋轉,頭腦即進入休眠狀態,直到他說:enough for today,才回神。在那裡的一個月,我大概就是睡覺和跳舞,無時無刻都沈浸在他能量的洗滌中:在他的三摩地,我首次經驗難以形容的多次元向度,感覺身體浮在空間中,受到很多空間的撞擊;在佛堂跳舞慶祝時,我身體能量完全被釋放,可以任意的在空間中飛翔。每天充滿驚奇與喜悅。

事實上,在抵達的第三天,我明白了“家”在哪裡,我終於回到家了。在那裡的一個月,我的心徹底被打開,我讓心帶我自由的飛翔。當時的我還無法靜坐。參加月圓之夜的禪會是我一生中最滑稽最壓抑的一晚。我覺得所有人的行為太好笑了,三個小時熬過去後,我大笑著離開,在馬路上笑到爆。記得要離開的那天,上車前回頭看了社區一眼:雖然我無法靜坐,但我知道如果哪天我又迷失了,這裡會是我找回自己的地方。

我覺得自己好幸運可以遇見奧修。儘管他已離開身體,但他的聲音與話語可以穿透我的心。他的教導讓我確信我可以聽從心的指引走入內在探索,無需任何教義的束縛。從一個成道者的視野,我對世界各宗教有了新的認識,對生命有了全新的體會。

在接觸的過程中,有大的挫折或轉折嗎?

2006年是生命的大轉折。面對摯愛親人死亡時,內在強烈的吶喊與無盡的悲傷震撼了我。為了解是誰在吶喊與哭泣,我開始帶著強度走人靈性世界。這次我在普那社區待了一年多,想知道生命和死亡的強烈渴望,帶我進入非常深的靜心與療癒過程。

2008年秋天決定離開希臘回台灣生活。2009年有幸遇到我的老師upadhi。她帶我進入微能量世界探索。三年訓練完成前,她即鼓勵我出去提供個案。多年來,我一直跟隨uoadhi在台灣、大陸與義大利見習與實習;為教導oph第一階訓練而準備。到了2016年夏天,我發現我身體(能量系統)會主動連結療癒力量,在身體與以太體上進行能量療癒。我稱這過程“自動療癒”。自動療癒為我的工作打開了另一個視野,同時也意識到接下來的路我得自己走,自己探索。那段期間,我感覺自己的能量持續在改變,療癒能量在我的脊柱工作了將近一年(我原有脊椎側彎10度);而記憶存取工作持續給我指引與啟發。就這樣,近三年的探索與實驗為的就是可以廣泛的傳達“自動療癒”這課程。

 

目前主要服務的項目?

個案:Oph能量調和、信念解除、靈氣、再連結與能量諮商。

療程:驚嚇釋放、記憶存取

課程:啟動神秘療癒力量(系列課程)

遇過最特別跟難忘的個案?

每個個案過程都是特別的,每個療癒過程都是充滿驚奇的歷險記。

倘若真要說的話,我會想到一位被診斷創傷後症候群的案主。他來找我因為醫生說這症候群會伴他一生。另外,他覺得他裡面住了另一個人,那個人讓他變得很瘋狂。他原本因逃命時摔斷了頸椎,找我幫他做頭薦骨。但從他電話中的聲音,我感覺他有驚嚇;因此建議他先處理驚嚇。他是我唯一在晚上10點鐘接手的客戶,也是唯一讓我忙到凌晨一點的客戶。為了幫助他,我深入研究創傷後症候群與創傷在大腦的作用。配合幾次的能量調和,慢慢融化能量層面因過度驚嚇的能量凍結;最後,用驚嚇釋放的方式讓他意識到,大腦某個部分一直活在威脅發生的那一刻。在驚嚇釋放之後,他開始可以待在這個時空看當時的發生,記憶變得比較完整。隨著時間,自己可以意識到現在的他是安全的。

我珍惜這工作方式。它讓我有機會與案主一起進入他們的內在世界探索,這過程除了幫助客戶蛻變,也豐富了我對能量世界的了解。我原本是個不相信前世的人,縱使我能量系統中的驚嚇與前世有關。在執行能量個案的前兩三年,絕大部分的療程都會碰觸到前世。在記憶存取時,單一個案案主可能就會經驗好多個前世。這個部分對我影響深遠,我現在確定前世記憶的存在與影響。對於前世記憶的作用有深度的了解;所謂的業力是執著,是沒被釋放與被了解的情緒能量。人需要了解業力是什麼,才不會又無意識的帶到下一世。丟掉包袱中那些無用的東西,靈魂才可能持續進化。我們很幸運活在這個科技與靈性高度發展的時代,人們只要願意,靈魂就有進化的機會。

 

對於現在服務的項目,跟外面同業有其它差異性?

我工作主要目的是協助客戶的能量與意識的轉化,從內在活出他真正的力量。人類的實質存在是能量,從能量層面著手是快速直接且安全的方式。我提供的工具可以讓客戶從實際的經驗中了解他們問題背後的驅策力,讓客戶了解他有自由意志可決定放手或繼續執著。無論放手或執著,他的蛻變已在發生,因為光已進入黑暗的無意識中。當一個人來到我這裡,大概都是準備好要在自己身上工作,準備進入內在旅程。因此我不刻意強調可協助客戶放鬆、能量擴張與重獲生命力,雖然這些是必然發生的。

在這一路上獲得自己最大的改變?

可以安心的待在這塊土地上,就這樣存在著。感覺單獨,同時與存在又是一體的。

 

目前規劃的課程,跟未來的目標?

2016年發現自動療癒後,以及近三年來從許多記憶存取個案獲得的訊息,我對人類的能量蘊藏有了更完整的畫面,也確定人類療癒的方式與速度在改變。整體人類的能量持續進化,宇宙頻率持續改變。人類只要覺知與敞開,空間中紛飛的訊息足以讓人的意識改變。療癒的鑰匙是認出自己的力量,如此才可以有足夠的勇氣退出那沈重的前世或業力糾纏;如此才能把時間與精力放在靈魂的進化,而不是停留在那些屬於地球的歷史重演。

把能量訊息傳遞出去是我開始寫文章的原因之一;另外就是推廣“啟動神秘療癒力量”系列課程。我相信自動療癒最後會發生在所有人身上,也可以看到未來人類能量層面覺醒的景象。我要結合靈性與量子科學的發現,讓人可以從實際的經驗中了解自己在細微能量層級的運作;以及讓人了解信念與制約如何限制自身意識與能量的擴展。如此,可以連結上他內在固有的力量,展開自我療癒的旅程。如此,自動連結與自動療癒才可以很快的發生。

 

對妳來說在這樣的生涯中,對於生命最大的感受是?

信任與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