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與醜

小時候,曾讀過這麼一個小故事;故事內容大概是這樣:

有個小女孩因長得醜,經常受到村裡孩子們的嘲笑與排擠。她沒有朋友,沒有玩伴。因為長相受排擠,她感到很無助與孤單。有天,她獨自遊蕩來到了一條河邊。那是她生平第一次從水面看到自己的倒影。河面的鏡射瞬間讓她傷心的嚎啕大哭了起來,心想:“原來自己長這樣!”

河神被小女孩傷心欲絕的哭聲驚動了,化身成一個婦女,靠近女孩並問她發生了什麼事。女孩哭著說:“村裡每個人都嘲笑我醜,沒人愛我,也沒有任何人願意靠近我。”她傷心的問河神:“怎麼辦?我該怎麼活著?我長這麼醜?“

河神憐憫她,用慈愛的眼神看著小女孩,對她說:“有方法可以改變妳的長相,妳願意試試嗎”?

河神的提問瞬間平靜了小女孩的哭泣,女孩問:“什麼方法”?

河神回說:從現在開始,妳每天做一件妳覺得是對萬物有益處的事。持續這麼做一年。這一年期間,不要再回到這裡,忘記自己的長相;也不要再從河裡或任何水面看自己的長相。一年後的今天,妳再回來這裡。

回家後,小女孩按照河神的提議,每天用心的去感覺她生活周遭有什麼是她可以盡一份心的人、事、物。隨著她每天這麼做,她慢慢發覺縱使有時被嘲笑或排擠時,她不再像以往那麼的難過。久了,好像村裡的孩子對她也不再那麼敵意。

一年過去了,小女孩記得要再回到那條河畔。她慢慢的走向河邊,慢慢的接近自己在河中的鏡射。最後,她看到一張臉,有別於她一年前看到那張臉。她懷疑她看到的是自己嗎?他不斷的做鬼臉,改變身體動作;河裡的倒影也同樣對她做鬼臉和改變身體動作。

河神這時再次化身為婦人出現,對小女孩說:“沒錯,妳現在看到的倒影就是妳的樣貌”。小女孩困惑的問:“這怎麼發生的?“

河神回答:“是妳每天的行為改變了妳的面相。妳的心善了,心美了;妳的長相自然也變美了”。

這小故事對當時我年幼的心智有重要的啟發,它像一道光般的植入我的系統,影響我之後如何看自己與看別人。年少時對河神的話的了解單純就是:“妳心善了,心美了;妳的長相自然也變美了”。等我心智比較成熟時,對故事的寓意有較深的領會。現在完全明白這故事實際上在暗示頭腦(自我)與心兩個不同向度的存在,在提醒我們每個人最終可以自主的選擇如何開發與使用這兩個向度的能量。

頭腦的天性是二元對立。受頭腦驅使運作的世界,是二元世界,是一個善惡、好壞、對錯對立與衝突不斷的世界。比較、批評、抗拒純粹強化自我(ego)的心智活動。如果把覺知帶入自己心智活動對內在細微能量的影響,無論能量往外攻擊或受挫內收,內在深處會有種空虛感。

然而,心超越二元對立,是純粹的空間:覺知、無念、當下與臨在。人越能從心這空間去感知生命與生活,就越跳脫黑與白的侷限,越能夠活出他生命所有的色彩,成為彩虹。從古至今所有傳統教導,勸人行善也好,鼓勵關懷生命與環境也好,也許都只是在提醒我們記得心這空間。“心”空間能量的開花確實會改變一個人的能量狀態:性格、長相等等。

療癒表示完整

最近一位客戶因想穿越“很害怕身體受傷”的焦慮,選擇遠程啟動(Activate)個案方式來探索他的課題。就這課題他進行了四次個案。前三次個案分別經歷了他在子宮時期前世與主題相關的能量記憶。最後,在第四次遠程啟動他回到純粹的意識,成為海洋。以下是他個案兩小時後傳來的訊息:

 “現在還蠻寧靜的,有點不太想講話,今天的過程感覺泡在海洋裡,思緒剛出來就被海洋吞噬掉,中間一度有在宇宙中找我是誰,一瞬間我突然變成宇宙本身,沒有找尋了,意識到後好像我又回來了,最後好像陷入一種有意識的睡覺狀態,連結束聲都沒聽到”。

 「我就是宇宙」不是狂妄的話,而是每個人回到純粹意識時的狀態。領悟這個,就能明白那些想征服世界或宇宙的人,需要的只是回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