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能量世界,與能量共舞

最近執行記憶存取個案過程中,存取到卵子受精前的記憶:卵子很平靜舒適的被包覆在一個透明的細胞膜中;可以感受到很亮的光。光像在外面,也像就是在裡面的自己發出的光,感覺非常舒服。

 

很快的,變暗了。細胞膜外面很多的撞擊,是精子,很多很多的精子試圖鑽進細胞膜裡。精子進入與卵子結合;卵子的反應一開始是抗拒,感覺渾身不對勁,花了些時間才接受與精子的結合。(原來卵子與精子的結合並非如一般我們認為的那麼兩情相悅)

 

接著,是一段安靜的旅行,偶爾有恐懼上升(應該是著床期)。然後,經驗一連串在子宮中成長的過程與感受。最後,在出產道時又遇到困難。胎兒時卡在產道出不去,感覺快死了,全身無力,想放棄。(有超過一分鐘的時間沒任何反應)。接著,又一陣努力,後來頭頂感覺到光線與空氣,但出不去。接著,感覺有手拉他的頸部,頸部很痛。最後出生了,又一陣沒反應: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感覺旁邊沒人感覺像孤單或失落。一直等到回到媽媽的懷裡,他內在奇怪的情緒反應才平靜下來。

 

個案後,他身體層面有些反應。頸部起了疹子經過兩三天才退去;而渾身不對勁的感覺一直持續到下次個案才消失。

 

這是我第一次存取到卵子的記憶。這經驗再次提醒了我:每一個細胞分子都有意識,卵子與精子細胞結合前分別有各自的能量與意識。從以往的經驗中,我總以為靈魂(光)在卵子與精子結合,第一顆細胞產生時才進入;這次經驗顯示,靈魂很可能在受精前,就在一旁等待了。而人類內在的男性與女性能量的不協調,原因可能不僅是性別或社會制約所致;早精子們試圖穿過卵子細胞膜時,卵子當時那種被侵入,被打擾的感受記憶一直都存在。

 

每個人在子宮時期的生活有太多的發生:舒服與不舒服,信任與恐懼,平靜與煩躁,擔憂與自在等等,同時存在。每一次執行肚臍記憶存取過程,一再的讓我見證到:一個人從受精,胚胎,胎兒到出生,所有的記憶都儲存在身體細胞中。

 

ps. 這個案過程的分享,已經過案主的同意。

人會受苦,因為無名。人會恐懼,因為未知。人會感到混亂,因為遠離了中心。人會感到受傷,因為人還沒有發現真正的自己。

 

人不僅僅是物質化學反應、頭腦或身體,人實質上是一個複雜的能量蘊藏。人雖為化身物質界中的一個形體,但人體內部各分子之間,以及內在與外界之間的交流,全發生在極細微的能量層面。

 

對一般人而言,“人的實相是能量”這事確實超乎頭腦的想像,感覺似乎沒太大用處。但是,如果人對自己的認知僅限於物質層面,他只能活出他3%~5%的能量;這些能量足夠他水平運作(物質),卻不足以讓他垂直發展(靈性)。他意識成長的空間有限。

 

如果把一個人的總能量比喻成一座冰山,冰山依可見度分為:意識,無意識與超意識。意識明顯易見,是露出水面冰山的一角。無意識隱藏作用,是隱藏在水面下那龐大的冰山。超意識則是無意識的冰溶化後,再轉化為蒸汽往上昇華的能量。意識傾向往外移動;無意識要你往內;超意識則是超越往內往外的動力,一種純粹存在、純粹觀照的狀態。

 

無意識雖然深藏水中,但並非沉睡的能量。無意識不時發出訊號,試圖與人溝通。存在於物質世界中,人習慣聽頭腦的聲音。頭腦會發出的聲音是慾望(往外追求),無意識的聲音是人內在實質的需要-完整/完成(往內探索)。人跟隨頭腦慾望的驅策最終迷失在外;無意識是那股把人從外面帶回中心的驅力。

 

人到某個年紀總會感受到這內外兩股力量拉扯結果所產生的衝突與痛苦。許多人會意識到靈性上的需要,進而尋求方式與解答。這世界的確提供了許多不同的方式來滿足人類靈性上的需要。那些選擇從自己內在來找到答案的人,遲早會碰觸到自己的能量,也會意識到無意識能量作用的力量。

 

無意識知道你現在實際的需要是什麼。無意識發出的訊息是你內在的聲音。聆聽你內在的聲音,跟隨無意識的引導,進入你內在探索那個沒有地圖的神秘國度。每當無意識中一個記憶分子被活化,你的能量就會發生一次慶祝與舞動;整個宇宙也會跟著舞動與慶祝。你能量的質量改變,你振動的頻率提升,你與世界的關係也隨之改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