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療癒經驗

Published 2019/04/08 by prem sada

從小接觸過不同的舞蹈,就是不會想學瑜珈。在這年紀愛上瑜珈真是一件很詭異的事。練習瑜珈一年多了,這期間經常自問怎麼會對瑜珈這麼熱情,幾乎每天都想辦法擠出時間去上課。也許是時候了吧,生命帶我遇見瑜珈,而瑜珈帶我進入能量療癒的另一個向度。瑜珈加上能量療癒帶我真正見識身體可開發的潛能。學習瑜珈過程有身體痠痛或拉傷都是難免的,但每晚的自動療癒後讓我身體隔天又可輕鬆的練習瑜珈。不過身體光靠療癒能量還是不夠的,這期間我也開始注意身體所需的營養與維生素。

 

近兩個月來,突然覺得胯很緊,膝蓋疼痛,身體不再像以前那麽自由伸展。可能是因為更年期子宮不開心影響了整個下半身的流動,生理期持續10天把我搞的身體很虛弱。上週終於感冒啦,發燒了兩天後,筋骨突然全鬆開了(好像好久沒這麼舒暢了)。星期六開始回去上課,直到星期二,我身體的柔軟度與耐力真讓我感到驚奇。原來發燒這麽厲害,把那些阻塞的能量都燒開了!

 

星期二大概練過頭了。當天晚上沒得好睡,身體自己一直在進行療癒,能量運作時腿好痛,一直被痛醒。隔天醒來很沒精神。中午時決定再躺下,讓身體再自行療癒一下。我感知自己療癒能量連結,沒多久身體即進入自動療癒。因為膝蓋與胯之間很緊,雙腿自己轉動時我下意識總有個控制,就怕身體自己動的太厲害讓情況更糟。

 

最後,還是睡著了。再醒來時發現體內能量像流動極為緩慢的流沙,不流動。我沒起身,就躺著觀照身體裡的能量。觀照了好久,都沒動靜。我只好自己伸展一下身體,馬上身體幾個能量接收點即開始轉動,同時聽到空間中咻-咻-咻,(心想,哈,久違了!好一陣子沒聽見他們了。我這次無論如何決不再趕他們走了)。我敞開心歡迎他們來訪⋯,先是頭部,然後身體其他部位,感覺很多訊息進來,想知道訊息的意義,似乎看到一些影像,讀到一些東西(但不記得了)。我上半身被扶起來又放下去,我的腿被抬高高的又放下,感覺身體被翻向左再向右。這中間,我遇見了幾位朋友,他們和他們實際的樣子與性格很不一樣⋯。

 

療癒能量結束,我也醒了。醒來後,感覺特別清醒特別舒暢,像被能量灌頂過,但頭部不重,像被洗刷過,很清新。過程中似乎傳來很多訊息,但頭腦還不明白是什麼。唯一意識到的是在療癒過程中我遇見的幾個朋友,應該是遇見他們的靈魂或第四題之類的。我遇見了他們原來的樣貌與品質,隱約了解到,原來真的有外星人。這經驗再次提醒我:我們身邊每個人呈現的只是他們的一個面向和偽裝,每個人靈魂都有其深度與獨特的品質。

 

今天星期四,上了兩堂較強烈的瑜珈,結束後膝蓋和胯下非常緊繃,走路感覺像殘廢。實在不喜歡這種感覺,但直覺身體今天要教我些什麼。睡前盤腿靜坐了一小時,回來時覺得腿快斷了。心想:怎麼這麼久了,還在痛呀?這樣我怎麼與人分享“自我療癒與自動療癒”?一定有什麼東西我還沒弄清楚。

 

於是決定躺下休息,與疼痛的部位連結,給自己進行個能量療癒。碰觸疼痛的部位,持續感覺、觀照、傳送能量、靜待能量的運作。無論過程多痛,持續無為的觀照著(這也是我記憶存取使用的方法之一)。不記得過了多久的時間,最後,注意到能量通過筋膜、肌肉、更深層的肌肉群,筋骨逐漸鬆開了。啊,自由的感覺!好興奮!我對這過程又了解了一些東西。

受精卵的意識(記憶)

Published 2018/07/17 by prem sada

最近執行記憶存取個案過程中,存取到卵子受精前的記憶:卵子很平靜舒適的被包覆在一個透明的細胞膜中;可以感受到很亮的光。光像在外面,也像就是在裡面的自己發出的光,感覺非常舒服。

 

很快的,變暗了。細胞膜外面很多的撞擊,是精子,很多很多的精子試圖鑽進細胞膜裡。精子進入與卵子結合;卵子的反應一開始是抗拒,感覺渾身不對勁,花了些時間才接受與精子的結合。(原來卵子與精子的結合並非如一般我們認為的那麼兩情相悅)

 

接著,是一段安靜的旅行,偶爾有恐懼上升(應該是著床期)。然後,經驗一連串在子宮中成長的過程與感受。最後,在出產道時又遇到困難。胎兒時卡在產道出不去,感覺快死了,全身無力,想放棄。(有超過一分鐘的時間沒任何反應)。接著,又一陣努力,後來頭頂感覺到光線與空氣,但出不去。接著,感覺有手拉他的頸部,頸部很痛。最後出生了,又一陣沒反應: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感覺旁邊沒人感覺像孤單或失落。一直等到回到媽媽的懷裡,他內在奇怪的情緒反應才平靜下來。

 

個案後,他身體層面有些反應。頸部起了疹子經過兩三天才退去;而渾身不對勁的感覺一直持續到下次個案才消失。

 

這是我第一次存取到卵子的記憶。這經驗再次提醒了我:每一個細胞分子都有意識,卵子與精子細胞結合前分別有各自的能量與意識。從以往的經驗中,我總以為靈魂(光)在卵子與精子結合,第一顆細胞產生時才進入;這次經驗顯示,靈魂很可能在受精前,就在一旁等待了。而人類內在的男性與女性能量的不協調,原因可能不僅是性別或社會制約所致;早精子們試圖穿過卵子細胞膜時,卵子當時那種被侵入,被打擾的感受記憶一直都存在。

 

每個人在子宮時期的生活有太多的發生:舒服與不舒服,信任與恐懼,平靜與煩躁,擔憂與自在等等,同時存在。每一次執行肚臍記憶存取過程,一再的讓我見證到:一個人從受精,胚胎,胎兒到出生,所有的記憶都儲存在身體細胞中。

 

ps. 這個案過程的分享,已經過案主的同意。

%d 位部落客按了讚: